服务热线:400-993-7011

新闻中心

这两天关于微信小程序的言论甚嚣尘上,毕竟微信平台是自媒体人吃饭的家伙之一,虽然各种关于小程序的不好的言论在充斥,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新鲜事物沉淀之时,是否应该对目前的自媒体人的现状与出路做一个铺设的蓝图,探究其出路的何方。

总之一句话,如果不想被拍死在岸上,我们就必须在这个后自媒体主义时代结束前找到自己的路。像几位典型的自媒体人似乎已经登上高峰了,同道大叔(同道文化套现3亿)、李叫兽(当上百度副总裁)和吴晓波(巴九灵估值20亿),这些都已经升职加薪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了。看到了自媒体人光鲜亮丽的一面,我们还必须正视自媒体人蓬头垢面背后。

热闹的Papi酱与罗辑思维是其中之一。2016年上半年迅速蹿火的短视频播主papi酱,在接触罗辑思维之前就已经被封为“2016第一网红”;3月份接受罗辑思维真格基金等1200万注资更是估值3个亿;而且就在4月21号由罗辑思维一手炮制的“新媒体史上第一拍”也获得了2200万的天价贴片广告,一时间自媒体人无出其右。其后,罗辑思维和papi酱之间似乎出现了裂痕,到7月23日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CEO脱不花出面宣布放弃papi酱,并宣称投资papi酱是罗辑思维的耻辱。

 

罗辑思维带来的这一股“业火”已经蔓延开来,不管是得到专栏的大行其道还是喜马拉雅的亦步亦趋;似乎他们已经给自媒体人找到了一条出路:通过知识付费平台来兑现自己的内容价值。可是寄希望于知识付费平台终究有些虚妄,首先你必须是人格魅力体,还要自带流量背书,这样的内容才有付费价值;它的门槛太高了;于是一部分内容不具备直接变现价值以及那些暂时还不想过多涉及资本力量拔苗助长的自媒体就只能走papi酱的那条路:反复打磨自己,找到自己的最佳定位。

接下来看个案例,关于其自媒体的求生之路,他们有更好的范本。

新世相:频生爆发性事件鲜活自己

大多数人知道新世相应该是在2016年7月8号新世相发出的公众号文章《我买好了30张机票在机场等你:4小时候逃离北上广》;在一片哗然的质疑和羡慕嫉妒恨之中,新世相完成了第一次的国民刷屏级事件。在此之后2016年11月15日新世相又推出了一篇《我准备了10000本书,丢在北上广地铁和你路过的地方|丢书大作战》的文章;新世相又一次引爆了潮流。

再者,2016年12月7日,新世相文章《我们花了3年时间,只是为了让它在流行一次|青春版《红楼梦》》;虽然这一次新世相与果麦文化联合推出的“青春版《红楼梦》没有像#逃离北上广#和#丢书大作战#那样成为国民营销事件,但它也十分轻松的登上了话题榜;豆瓣网友甚至对这版红楼梦发起了“一星运动”。

可以看到,从“逃离北上广”到“丢书大作战”,以及最近一次的“青春版《红楼梦》”事件,新世相策划的内容活动一次次登上社交媒体的话题榜,尽管存在一些质疑其“鼓吹伪文艺”、“抄袭国外营销事件”的非议,但新世相在内容传播领域的营销能力的确值得关注。虽然新世相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内容公司”——探索可能出现的新的内容生产模式和传播方式的新内容公司。

在不少广告营销人眼中,新世相基于公众号打造出来的“伪文艺”价值体系已经超越一般的公众号定位,反倒越来越像“一家活动营销公司”,虽然新世相曾多次否定这一说法,强调自己“不为品牌做营销策划”,但它自己不就是品牌么,简直是自己打自己脸。而且有消息声称:明年,新世相计划基于爆款事件打造IP,进军综艺和电影行业。

总之,关于自媒体与自媒体人出路的问题,很简单的两句话就是:我们要么向左,寄希望于内容平台变现;要么向右,积极谋求自身“跨界裂变”。这样,才不会在2017年的自媒体大浪中被拍死,并且还能活的好好的。

部分信息来源于峰加实效营销,由中国广告网整理发布。

嘿,我是小R,需要帮助随时找我哦
热线电话
QQ客服
  • 售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售后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
  • 关注微信
回到顶部